【Eddy常年合作对象】
Мне нравится она.
Она мая.
被生活打碎。我是个废物。
我真的会填坑的……

【合作】[冬寡/红银]Mad World

读前预警!!! 本文是Mad MaxAU,基本等同于废土设定。 无能力,红银虫除外但有很大削弱和改动。
主要cp为冬寡,红银,也许有部分盾铁。
注意避雷。 非考据党,可能存在ooc

希望食用愉快。

00

核子冲突,土壤毒化,骨骼变异,末世来临,人性沦丧。

人类失去了控制,用恐怖统治同胞。

很难分清究竟谁更疯狂,

是我还是别人。

01
两个人影在漆黑的洞穴中穿行,靴底偶尔传出的细碎摩擦是洞穴声中唯一的声音。他们手里的冲锋枪泛着微光,枪的保险已经打开,子弹随时准备出膛。
洞穴在前面的岔道口一分为二,其中一个在转弯后连接到往下的台阶,一直延伸到黑暗深处。一束月光从最暗的地方射了进来,那里就是洞穴的出口。
走在前面的男人放慢了脚步,调转着枪口检查有无哨兵的踪迹。
他端枪的手很稳,手指一直扣在扳机上。黑色的头发因为缺乏修剪而有些长,垂在耳侧。
确定安全之后,他招了招右手,示意后面的金发男人先进入楼梯,他站在楼梯旁保持警戒。
就在金发男人走完了一半阶梯的时候,洞穴的另一个岔路口突然传出了尖厉的呼啸声,同时,一杆长枪穿过夜幕,狠狠钉在他的脚边。
枪口的火光撕破了夜幕,站在阶上保持警戒的男人用一发长点射让突然冲进岔道的哨兵永远闭上了嘴。
但这已经晚了,寂静的洞穴中响起了嘈杂的叫喊和脚步声,火把的光芒在石壁上摇晃。
“Steve!快走!”黑发男人大声喊了出来:“按原计划,Natasha他们会在沙丘背后接应!”
隐藏已经无济于事,现在只能尽快脱身。
Steve一边疾步下楼,一边对着冒出的人影扣动着扳机。
“不行!那你呢!”他大声说话以压下猛烈的枪响。
越来越多的战争之子出现在洞口,长枪纷纷扎在他们身旁。
黑发男人解下身上的背包,伸出手把背包扔向Steve。
“带着种子先走,我断后!”
Steve因为想接住背包而分了神。但站在台上的黑发男人看得清清楚楚,在Steve背后,一个战争之子举起了长枪,锐利的枪尖直指Steve的心脏。
那个战争之子兴奋得叫喊出声。
一发子弹射进他的胸口,让他的大喊声变成了垂死的呻吟。
Steve回过头,只看见他颓然倒下的身躯。
黑发男人的枪口冒起一缕白烟。然后他迅速转过身,举起冲锋枪扫开了掷来的枪尖,但他没能挡住爆炸的气浪。
一颗手榴弹在他身边引爆。爆炸产生的气浪撞破了洞穴脆弱的地面,直接将他推下了山崖。

在爆炸的瞬间,Steve下意识地卧倒,他的耳朵被震的轰鸣,瞳孔在眼睛睁开几秒之后才重新聚焦。
他抬头看向同伴的方向。
炸开的洞口成了不规则的形状。银白的月光透了进来。他和几个战争之子一起失去了踪影。
又一个炸弹在他脑中爆炸,掀起了狂澜。Steve端起枪向剩下还没爬起来的战争之子扫射,飞溅的弹片甚至擦伤了他的脸颊,一个战争之子站起向他冲来,而Steve在等到他靠近后再一枪爆头,粘稠深红的血液泼了他一脸。他避开战争之子的尸体,冲向炸开的洞口。
他几乎一脚踏出了洞口,靠抓住残缺的岩石才稳住了身体。冰冷的夜风带着沙粒刮过他的脸上的伤口。Steve向下望去,那是极高的悬崖,早已看不见他的身影。
“Bucky!”他向悬崖下大吼。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崖下荡开了涟漪。
下面一片寂静。
Steve愣了片刻,他闭上双眼,又猛的睁开。望着源源不绝的战争之子,他擦了擦脸上的流动的鲜血,转过身沉默地扣动扳机。那些苍白的身体就像枯叶一样坠落。然后他大步踏进了楼梯,向那束微弱的月光奔去。

Pietro在睡梦中被尖厉的警报声吵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随即马上清醒。他迅速套上外衣,看了眼在另一张床上的姐姐,Wanda没有被惊醒,她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了头,继续沉入了梦境。
Pietro小心地拧上了门,尽量减小了噪音,然后拎上自己的长枪,加入了在走廊中奔走的行列。
他夹在人流里,不情愿地向目的地奔去。一个战争之子在Pietro身旁举起武器,亢奋地吼叫,差点划伤了Pietro的手臂。
已经很久没人敢闯入他们的洞穴了,曾经的闯入者们,都无一例外地变成了干瘪的血袋。
所以Pietro没觉得有什么可担心的,同时也就不太理解其他战争之子的期待和激动。
他大力推开旁边兴奋的同伴,远离那些他人手中的危险利刃。同时学着战争之子粗俗的口吻,发出一声怒吼。
效果不错,他觉得自己清醒了些,至少不是昏昏沉沉得像在梦游一样了。
前方传来的枪声越来越响亮,火药的味道就像兴奋剂一般,周围的战争之子开始像疯子一样摆出各种扑击的姿势。Pietro挤在中间,有些无奈。
他从来都不像其他战争之子一样渴望战斗,比起夜晚的敌袭和死后进入英灵殿的荣耀,Pietro更在意的还是Wanda准备的早餐。
Wanda和Pietro是同时被选上登上洞穴的,在山崖下的受苦受难的人群中,新生儿本就稀少,能进入洞穴更是莫大的幸运和荣耀。
Pietro因为出色的反应力和速度被提升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队长。他也用这个小小的权力把Wanda调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因此Wanda不需要再忍受狭窄拥挤,弥漫着怪味的洞穴了。
而Wanda因为女性的身份成了厨娘中的一员——为每个战争之子准备食物。
现在,Pietro挤在人群中,抱着自己的双臂,向不死王祈祷着:
希望今天有干净的水和蔬菜,少一些令人负罪的母乳,如果能有鸡蛋最好不过,Wanda会偷偷为他做一个美味的鸡蛋卷。
突然,前面的岔口窜出一个人影,一直在走神的Pietro一下子和他撞了个满怀。
“What    the……”Pietro揉了揉自己的前额,他还没抬起头来,那个人却先抓住了他的肩膀,剧烈地摇晃起来。
“Pietro!你走运了!天啊,不死王祝福你,你的姐姐被选为种母了!这真是天大的荣幸!”Pietro是这个枪兵的司机,他们私交还不错。
这个枪兵在不小心偷听到Wanda被选为种母的消息之后,一直盼着告诉Pietro。
但是Pietro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高兴得手舞足蹈,相反,Pietro猛地挣开了他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掐着他的脖子把他狠狠地按在了石壁上。
“你再说一遍?!”
枪兵愣了片刻,然后把Pietro的行为理解为他太过兴奋的结果。
在他的眼里,这是可以与进入英灵殿相提并论的荣耀。
“你的姐姐,被不死王选为种母,可以为种族繁育健康的后代了!”
枪兵盯着Pietro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复述了一遍。
但是Pietro明显没有领他的情的意思,他握紧了手掌,用力到骨节爆出脆响。
然后他横过手臂,对着枪兵的脸狠狠来了一记重拳。
枪兵眼前立刻蒙上了一块深红的幕布,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再抬起头想反抗时,Pietro已经不见了,眼前只剩下涌动的人流。

后面的战斗,Pietro没有参与,他是最早到达战场的人之一,但是他只是靠在洞穴的视觉死角,默默看着那些人厮杀。
他看到那个黑发男人为了救他的同伴错失了躲闪的机会,坠下山崖。高大的金发男人像失去了伙伴的独狼一般对着倒下的战争之子开枪,最后消失在夜色中。
Pietro没有追上去。他扶着墙壁,脑海里都是Wanda的影子。
这是他最后的亲人了。
他怎么都不能把山崖下讨水的贫民和父母联系在一起,他所有关于家人的记忆中只有Wanda是清晰的。
这个洞穴就是Pietro长大的地方,但是他没把这里当做家。
战争之子都是孤身一人。因此,他们都把不死王当做父亲,也当做最万能的神。
可是Pietro从不觉得自己孤单。他有Wanda,他不需要这些虚幻的信仰作为精神支柱。
况且,他本来就和那些战争之子不一样,他的基因更加优秀。
在这个蛮荒时代,所有人都受到了辐射,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异。
战争之子,就是变异失败的例子。他们的皮肤变得苍白,并且患有贫血症等多种疾病。他们的身体就像癌症晚期的病人一样岌岌可危。
因此,他们才需要抓捕存活下来的健康人类,当做血袋使用。但即使这样做,他们的寿命,依然达不到普通人类的一半。
但是Pietro和Wanda就是那两个最稀有的幸存者,他们看起来就是废土时期之前的孩子,但Pietro还是出现了一部分变异——他的头发是不自然的银色,而Wanda更是没有出现任何变异的特征。
也许就是这个原因让他们被选上了山崖,不需要再在山脚下挣扎。
同时也是这个原因让Wanda被选作了种母——被不死王囚禁的生育机器。
Pietro皱紧了眉头。
一定得想个办法逃走,他绝不能让Wanda承受这样的折磨。
一个战争之子突然从背后推搡着他,打断了他的思绪,催促他赶快前进。
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们要出洞穴去追捕那个逃走的男人。
Pietro连忙跟上队伍,拿上自己的方向盘来到洞穴外。
无数个逃亡计划在他脑海里闪过,但他必须做出一副期待战斗的样子。
见鬼的不死王。
刚才那个枪兵已经站在后车架上等他,他的鼻子塞上了布条防止继续出血。Pietro无视了他眼中的敌意,直接坐进驾驶室,甩上车门,发动了汽车。
四周此起彼伏的引擎轰鸣声形成了一片诡异的浪潮。车灯将夜幕撕扯开一道巨大的伤口,十辆战车整装代发。
逃跑的男人已经消失在一座沙丘背后,司机们把油门一直踩到底,车队咆哮着,向那个沙丘冲去。
Pietro却慢悠悠地转动着方向盘,跟在车队最后。他把这辆经过自己精心改装的战车开得像蜗牛在爬行。
他摇上车窗,隔绝了身后枪兵不甘的破口大骂。
车队的最前端已经到达沙丘底部,正向上冲去。那个枪兵也跳下了车,向前快跑几步,抓住了另一辆车的车架跳了上去。他转过身,对着Pietro比出了中指。Pietro饶有趣味地辨认着他的口型,应该是在骂他“懦夫”。
沙丘之后突然爆发出一声浑厚的嘶吼。
Pietro关着车窗也清晰地听见了那震耳欲聋的响声,他一脚踩下油门,迅速扳动方向盘,倒退着快速脱离车队。
在那声巨响席卷沙漠的瞬间,Pietro就辨认出了那像野兽一般的音色——它分明是引擎发动时的声音!
战争之子的汽车也接受过改装强化,但是Pietro从来没听过类似的声音!
那么是什么样的车才需要搭配这样强劲的引擎?
与Pietro的紧张不同,战争之子的情绪更加高涨,他们是为战斗而生,英勇战死也就是最高的荣耀,在他们面前,再强大的敌人也不足为惧。
不过这一次,被追逐的猎物显然超越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一辆巨大的输油车从沙丘的另一面直冲了上来。在沙丘的顶部,它没有减速,而是加大了油门,一下子冲到了空中。它滑行了一小段距离,重重地摔在地面上,直接撞入了车队中!
输油车的装甲是加固过的,它的车头上焊接着各式各样拼凑起来的钢铁挡板,战争之子的长枪利矛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伤害。这不是猎物,这是猎人。Pietro握紧了向盘,看着那辆输油车毫无顾忌地把车队中间的一辆战车连带着车里的司机碾压在底盘下。
刚刚跳车逃生的枪兵还没从沙土里爬起来,就被副驾驶的男人一箭射穿了头颅,钉在自己的血泊中间。
输油车开得很猛。它肆无忌惮地冲撞着战争之子的战车,把它们碾成废铁。鲜红的血液像小溪一般从残骸的缝隙中渗出,融进沙土。
Pietro甚至能感受到输油车嚣张而仇恨的气势扑面而来。车轮下不断传来濒死的惨叫。
难以置信的是,驾驶这辆杀人机器的,竟是个女人,她看起来还很年轻,酒红色的长发扎在脑后,Pietro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他知道那凌乱的红发下绝对不是什么好脸色。
她丝毫不为凄厉的惨叫所动摇,只是驾驶着输油车,继续在车队中横冲直撞。她甚至还一边探出车窗,掏出手枪给幸存者们一个个补刀。
副驾驶上的男人手和嘴都没闲着,他皱着眉头,絮絮叨叨地对身边的司机说着什么,而那个冷漠的女人只是重复着自己的动作,没有回答。
输油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向沙丘退去。
这场屠杀结束了。最初满员的车队,现在加上Pietro,只剩下四辆。而且,在女司机和弓箭手的联手攻击下,被摧毁的六辆车,没有一个幸存者。
但输油车只是损坏了两个车胎,车头的挡板出现了破损,暴露出一些内部线路。这都不是大碍,它依然能够继续冲锋。
司机却放弃了,它慢慢掉头,看起来想返回沙丘后。
Pietro心有余悸地看向尸体遍地的战场。突然,一阵寒意窜上他的脊梁,他抬起头,竟远远地对上了女司机的目光。
他的驾驶的车远离车队,自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面无表情地望向Pietro,绿色的瞳孔充斥着怒火和蔑视。
Pietro移开了视线。他在洞穴里听到了那两个男人的对话。也看见了逃脱的金发男人现在坐在输油车的后座,在结束战斗后,疲惫而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了脸。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Natasha,不过,她的一个同伴大概永远回不来了。
当他再望去的时候,输油车已经完全调头,沉重笨拙的油箱跟在车头后面,在沙地上画出一个弧形。
引擎的轰响再一次打破了沉寂。战争之子发动的剩下的车辆,企图追上输油车。他们把长矛浇上汽油点燃,然后高高举起。
天光乍破,火焰像盘绕的鲜艳毒蛇,致命又诱人。
战争之子越逼越近,但输油车上的人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引擎的声音,不愿回身还击,难道他们还留有后手?其中一个战争之子上半身前倾,他长矛上的火焰晃动着,蓄势待发。
突然,欢快的节奏在沙漠上响起——竟然有人在此时大声合着节拍唱起了摇滚乐!
沙丘顶部突然亮起了耀眼的车灯,两根光柱将战争之子笼罩在其中,刺激的他们睁不开眼睛,无处遁形。
借着天空的微光,Pietro看见了这位不速之客。
早在刚才混战时,它就悄悄驶上了沙丘。这是一辆体型不大的车,跟战车的大小没有多大差别。
借助体型的优势,它织了一张网,就等着贪婪的战争之子踏入陷阱。
这辆车的的外形不像一般的战车。它的外壳光滑,没有加装铁荆棘来提升攻击力。它漆成了亮红色,还有几片金色夹杂其中。引擎盖上,还涂上了一个小型反应堆,莹蓝色的反光在昏黄的沙漠中格外亮眼。
一个黑发男人从天窗上探出半个身子,他的手里,紧握着车顶的重机枪。
摇滚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他大笑起来:“来吧,贾维斯!让我们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TBC

@Eddy 

 

评论
热度(31)

© Sel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