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y常年合作对象】从内腐烂

【冬寡】Waves(2)

(1) (3) (4) (5) (6)

有人说,死前的感觉是美好的。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不见,你的一生会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闪过,然后,你穿过隧道,到达终点。

娜塔莎表示强烈反对他的观点。但她没有机会当面反驳他了。

她的身体被疼痛压的动弹不得,而她的大脑又沉湎于一个接一个的混沌梦境中。因为施暴者是自己的躯体,所以这是一场无法逃避的酷刑。

她在镜前跳舞。深红的木地板,白色的芭蕾舞裙,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垫着脚尖旋转,脖颈优雅地上扬。“就像是冬天的风暴。”不知名的声音在背后呢喃着。一个男人被带到她面前,他只有眼睛的脸上流满泪水。她接过递到面前的手枪,对准他空白...

【冬寡】Waves(1)

(2) (3) (4) (5) (6)

对于娜塔莎来说,今天是不寻常的一天。

早晨七点,她被生物钟自然唤醒。昨晚没有神盾局的紧急来电,没有被触发的警报器,没有突然打破窗口闯入房间的杀手。甚至连梦里都是一片祥和。这样平静的夜晚她用一双手都能数出来。

她揉揉脖颈,起床洗漱。屋子也随着她醒来。榨汁机在厨房发出嗡嗡的振动声;吐司弹出面包机发出叮咚的提示音;蛋液滑入平底锅,轻微的爆裂声响起,像是电视的白噪音。

坐在桌前,她思索片刻后又在吐司中夹了些芝士和生菜。

真是不寻常的早晨。

当然这份安宁也没能持续多久。她刚刚吞下最后一口吐司,手机就在桌上嗡嗡震动...

It comes and goes in waves,

It always does,

We always does,

It comes and goes in waves,

And carries us away.

【合作】[冬寡 红银]Mad World(4)

(1) (2) (3)

04
Natasha抱着双臂,倚在输油车底部的车厢上,看着Wanda急急忙忙地在皮箱里翻找衣物。

Wanda直接将破烂的白裙撕碎,踩在脚下。她身上晶莹的水珠在闷热的车厢中渐渐挥发。

“唔……”Wanda将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披在身上,费力地将手伸到背后想系上绑带。

Natasha走到她背后,利落地帮她拉紧,打上一个结实的水手结,然后伸手帮Wanda拉了拉衣角。

“不太合适。”她摇了摇头,解开水手结,转身继续在皮箱里层层叠叠的衣物里翻动。

Wanda脱下紧身衣,长舒了一口气。“太紧了,这简直跟穿盔甲一样!”

“这就是。”Natasha简短地答道...

【合作】【冬寡 红银】Mad World(3)

(1) (2) (4)

03

悬崖在前,狼群在后。

Wanda剧烈地喘息着。她长裙的下摆几乎已经撕得粉碎,布条拖在肮脏的尘土中,丧失了原本难得一见的洁白颜色。

她不断在路上跌倒,每一块寻常的石子都是致命的陷阱,让他们离死神更近一步。血液和沙土混合在一起,糊在她的伤痕累累的膝盖上。

后来,Pietro直接将她拦腰抱起,继续向前奔跑。

尸体已经被发现了。身后的隧道传来嘈杂的人声,还有钢铁碰撞的脆响。

Wanda打了个寒战。那些追逐他们的人,就在几分钟以前还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但现在如果被抓住——十几个月前钉在山崖十字架上的尸体就可以给他们腾个位置了。

Wanda想...

【合作】[冬寡/红银]Mad World(2)

(1) (3) (4)

02

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男人身上。

气氛凝固了,战争之子没想到还会有其他敌人,过度的兴奋让他们变得与野兽无异,忽略了可能存在的陷阱。他们停止了呼喊和叫嚣,下意识的转过头来。

黑发男人显然很享受这种关注。他先笑着向他们点头,像极了曾经那个年代的明星在开场前向观众的致敬。他浑身都散发着令人匪夷所思的轻松愉悦。

然后他扣下了扳机。

“Oops.”

乌黑的枪管喷吐出火舌。男人转动机枪,随着爆豆般的枪响,子弹在战争之子的车身上留下一排整齐的弹孔。

枪兵们拼命向男人冲来。还没等他们踏出几步,身体就被密集的子弹打的血肉模糊。

他缓缓调...

【合作】[冬寡/红银]Mad World

读前预警!!! 本文是Mad MaxAU,基本等同于废土设定。 无能力,红银虫除外但有很大削弱和改动。 
主要cp为冬寡,红银,也许有部分盾铁。
注意避雷。 非考据党,可能存在ooc 

希望食用愉快。

(2) (3) (4)

00

核子冲突,土壤毒化,骨骼变异,末世来临,人性沦丧。

人类失去了控制,用恐怖统治同胞。

很难分清究竟谁更疯狂,

是我还是别人。

01 
两个人影在漆黑的洞穴中穿行,靴底偶尔传出的细碎摩擦是洞穴声中唯一的声音。他们手里的冲锋枪泛着微光,枪的保险已经打开,子弹随时准备出膛。
洞穴在前...

© Bre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