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y常年合作对象】没文笔,没脑子,填坑慢的坏人

【合作】【影】真亦假

大概是境州\小艾(这对真的这么冷?)

自带了大三角成分...


他被叫做境州,也被叫做影子。

叫境州是承了都督誓要收复失地之意,叫影子是因为他只是都督的一个替身。不管哪个称呼都是在介绍他的用处,就像刀剑,名字由主人起,其意由主人赋。

他说不清自己究竟算人还算器,多年的忍耐克制剉骨刮肉地成就他如今的模样。可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东西,他不外露,心里的念想却摆脱不掉。一样东西念得久了,多半就成了剜不下的执念。

比如他的家乡,他盲了的娘。现在再回忆,母亲的眉目已经模糊,以前的住址也只是依稀记得。念到后来,他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他自己是真的想要这些东西,还是把自己的念想养成了多年的习惯,当成走夜路...

【冬寡】娜塔莎(上)

警告:半洛丽塔AU(ooc!),年龄有操作(11岁寡x27岁冬)

两发完

有背景bug(比如为什么冷战时期在苏美之间往来如此容易...请多多包涵)

00

在下笔前,我对一个问题思考了很久:

为什么我要把几十年前的事情记下来?

我已经冷漠到不需要与别人分享我的快乐或悲伤;故事本身也没有什么深刻的教育意义,它只是可悲灵魂的絮絮低语而已,甚至比不上人们在周六的剧院看的重复演出的戏剧。

可我还是把它搬到了纸上。作为心中空洞的填补,一种无谓的自我满足。

我们俩的社交圈都不广,要是我将其遗忘,就没有人会记得我们的故事了。

于是我写下这份回忆录,作为过去存在的证明。

以纪念娜塔莉亚·...

【冬寡】Waves(7)

前文:(1) (2) (3) (4) (5) (6)

石墨

不知道为什么有敏感词,改了好几遍都没用,只能走外链了。

本来是这章结尾,结果写爆了字数只能分成两章......该介绍的都在这一章说了,下一章进入大型回忆剧情(写这篇文的第一个脑洞就是这个!)。为了方便区分,回忆都放在【】里。

谢谢您看到这里!


【冬寡】Waves(6)

前文(1)  (2)  (3)  (4)  (5)


黑色轿车开得不快,它从繁华的街巷中悄声穿梭而过,安静得像是夜晚的流水。冬兵坐在轿车后座,抬眼看向车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各色光芒浮在车窗玻璃上,随着轿车的行驶流畅地向后滑去。光线在玻璃边缘发生了偏折,窗外城市的夜景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很是虚幻——比起现实,它看起来更像是某个妄想症患者为自己制造的梦境——光怪陆离,同时又以病态的狂热运作着,似乎永不停歇。

他平常不怎么看景,至少没怎么仔细看。做任务是个体力活,跑来跑去的,怎么分神来看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他倒是擅长...

【龙枪】树洞

卡拉蒙/雷斯林.亲情向,斜线有意义。

大概是他们还是小男孩的时候的故事。这个CP好像太冷完全不知道怎么打tag。

只看完了《龙枪编年史》,《龙枪传奇》,《灵魂熔炉》和《战斗双子》。有错误请指正。


天气晴朗。午后的阳光透过瓦伦木的碧绿的叶片,将雷斯林膝上的法术书染成草汁的颜色。他坐在一根凸出地面的树根上,藏在树木营造出的阴影中。不远处,卡拉蒙正跟着一群男孩玩着扮演战士的游戏,他们拿着木头宝剑,砍杀着想象中的地精和恶龙。

一声兴奋的叫喊打断了雷斯林默念的咒语,他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嘈杂的人群。卡拉蒙站在耀眼的阳光中,汗珠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闪闪发亮。歪歪扭扭的木剑成了他手臂的延展——就如同...

【冬寡】Ashes

BGM:The girl is trying——Natasha Luna

战斗结束后,如同他们之前做过很多次的一样,他们开始收拾战场。


其实战场上没有多少东西剩下了。除了支离破碎的尸首,这里更多的是随风飞舞的细沙,像是一场无形的沙尘暴刮过,然后为自己写下存在的痕迹。
娜塔莎半跪在枯叶中,捧起面前棕色的沙粒。


她梦见过他死去,梦见过很多次。


潜意识不是她能控制的,于是它将她所有的恐惧都强加在詹姆斯的影像上,让她无数次在半夜大汗淋漓地惊醒,掀开捆绑在身上的被单冲进浴室,向脸上泼冷水,把一声悲伤的呜咽生生压在嗓子里,直到梦境的残像慢慢褪去,她又变回白天冷静坚定的自己。


但不是这样的,没有一次...

一个repo

可能是大量剧透,快点避开吧。
……
……
……
……
看完电影真的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那就先从推断开始吧。
既然奇异博士看到了如此多的未来,排除决策失误的可能性后,我们可以假设这个未来就是他们能获胜的那个,且为这个未来制定的战略是不抵抗,靠着灭霸残存的感情取胜。
看电影前我的设想是,灭霸的目标是统治宇宙。但显然在电影中他是为了行善,即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只是行为过于偏激【颇有点计划生育的感觉……】。他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反派,所以这里有翻盘的机会。电影借幻视展示了时间宝石的能力,同时以卡魔拉与他的关系为他提供了动机。有能力有动机,我相信在复联4会出现大转折。
………………
说到底是我不相信这么多英雄会如此...

【冬寡】Waves(5)

(1) (2) (3) (4) (6)

[他对左侧没有防御。

可以试试向右出拳,虚晃一招之后攻击左腹横膈膜区域。

然后……

他冲过来了。]

娜塔莎按照计划打向右侧,在临近敌人的时候变拳为掌压下他的枪口。下一拳结结实实地招呼在他腰上。在他向下弯腰时她轻盈地跃起,仿佛是一只燕子落在他的肩头。

她用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形成十字绞。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在十字绞的压迫下,解决掉他应该是几秒钟内的事。

……

“不够用心。”细软的皮鞭猛地抽在娜塔莎的脚踝上,疼痛让她跳了起来。

“可是我已经把他打趴下了。”年幼的娜塔莎吸着鼻子说,显得有些委屈。

“但是...

【冬寡】Waves(4)

(1) (2)  (3) (5)  (6)

[娜塔莎,我是寇森,我知道你听得到。这个电话是为在紧急情况下保持联络准备的。我很希望可以不通过这个方式联系你,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寇森的声音非常疲倦,每一个音节似乎都昭示着他好不容易才从如山的重压中找到空隙,让自己能喘口气,但拨出这个电话又将他的精力榨得一滴都不剩。

[前几天的事情你一定也听说了。仓库发生了大规模枪战,九头蛇还是始作俑者。我们到达现场时,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九头蛇中还有行动能力的人都撤走了,剩下的人就地吞了氰化物。一个可以供我们审讯的活口都没留下。犯罪...

【冬寡】Waves(3)

(1) (2) (4)  (5) (6)

娜塔莎贴在门口,顺利撬开了门口的铁锁。寡妇蛰紧贴着她的手腕,像是她身上不可割离的一部分。她溜进仓库,藏在货架的阴影中,想观察巡逻的规律,却只发现一道破旧的感应门埋在货架堆中,仅仅被两个士兵守卫着。他们制服的左胸缝着九头蛇的标志,看来是神盾局的老对手策划的袭击。

应该就是那里了。她将手枪上膛,合上保险插回腰间的枪套中。娜塔莎悄无声息地来到货架后,寡妇蛰射出的电击针命中士兵的脖颈,他们在电流的作用下抽搐着倒在地上。

她捡起其中一个人的通讯器,起身拉下了仓库的电闸。备用电源早已被她破坏,感应门失去动力卡...

© Bre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