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y常年合作对象】


初恋是二战,新欢底特律
漫威DC不出坑
外语爱好者
世界上有那么多可爱的角色
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幸运了

【龙枪】树洞

卡拉蒙/雷斯林.亲情向,斜线有意义。

大概是他们还是小男孩的时候的故事。这个CP好像太冷完全不知道怎么打tag。

只看完了《龙枪编年史》,《龙枪传奇》,《灵魂熔炉》和《战斗双子》。有错误请指正。


天气晴朗。午后的阳光透过瓦伦木的碧绿的叶片,将雷斯林膝上的法术书染成草汁的颜色。他坐在一根凸出地面的树根上,藏在树木营造出的阴影中。不远处,卡拉蒙正跟着一群男孩玩着扮演战士的游戏,他们拿着木头宝剑,砍杀着想象中的地精和恶龙。

一声兴奋的叫喊打断了雷斯林默念的咒语,他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嘈杂的人群。卡拉蒙站在耀眼的阳光中,汗珠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闪闪发亮。歪歪扭扭的木剑成了他手臂的延展——就如同...

【冬寡】Ashes

BGM:The girl is trying——Natasha Luna
http://music.163.com/song/29457269/?userid=114796241


战斗结束后,如同他们之前做过很多次的一样,他们开始收拾战场。


其实战场上没有多少东西剩下了。除了支离破碎的尸首,这里更多的是随风飞舞的细沙,像是一场无形的沙尘暴刮过,然后为自己写下存在的痕迹。
娜塔莎半跪在枯叶中,捧起面前棕色的沙粒。


她梦见过他死去,梦见过很多次。


潜意识不是她能控制的,于是它将她所有的恐惧都强加在詹姆斯的影像上,让她无数次在半夜大汗淋漓地惊醒,掀开捆绑在身上的被单冲进浴室,向脸上泼冷水,把一声...

一个repo

可能是大量剧透,快点避开吧。
……
……
……
……
看完电影真的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那就先从推断开始吧。
既然奇异博士看到了如此多的未来,排除决策失误的可能性后,我们可以假设这个未来就是他们能获胜的那个,且为这个未来制定的战略是不抵抗,靠着灭霸残存的感情取胜。
看电影前我的设想是,灭霸的目标是统治宇宙。但显然在电影中他是为了行善,即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只是行为过于偏激【颇有点计划生育的感觉……】。他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反派,所以这里有翻盘的机会。电影借幻视展示了时间宝石的能力,同时以卡魔拉与他的关系为他提供了动机。有能力有动机,我相信在复联4会出现大转折。
………………
说到底是我不相信这么多英雄会如此...

【冬寡】Waves(5)

[他对左侧没有防御。

可以试试向右出拳,虚晃一招之后攻击左腹横膈膜区域。

然后……

他冲过来了。]

娜塔莎按照计划打向右侧,在临近敌人的时候变拳为掌压下他的枪口。下一拳结结实实地招呼在他腰上。在他向下弯腰时她轻盈地跃起,仿佛是一只燕子落在他的肩头。

她用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形成十字绞。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在十字绞的压迫下,解决掉他应该是几秒钟内的事。

……

“不够用心。”细软的皮鞭猛地抽在娜塔莎的脚踝上,疼痛让她跳了起来。

“可是我已经把他打趴下了。”年幼的娜塔莎吸着鼻子说,显得有些委屈。

“但是你没有从中学到任何东西。”格斗课的老师将皮鞭舞得虎虎生风:“这节课的东西都没装进你...

【冬寡】Waves(4)

[娜塔莎,我是寇森,我知道你听得到。这个电话是为在紧急情况下保持联络准备的。我很希望可以不通过这个方式联系你,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寇森的声音非常疲倦,每一个音节似乎都昭示着他好不容易才从如山的重压中找到空隙,让自己能喘口气,但拨出这个电话又将他的精力榨得一滴都不剩。

[前几天的事情你一定也听说了。仓库发生了大规模枪战,九头蛇还是始作俑者。我们到达现场时,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九头蛇中还有行动能力的人都撤走了,剩下的人就地吞了氰化物。一个可以供我们审讯的活口都没留下。犯罪现场被惊慌的民众完全破坏,我们只能从残存的痕迹中提取信息。]

[他们的动机尚未查明,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和必...

【冬寡】Waves(3)

娜塔莎贴在门口,顺利撬开了门口的铁锁。寡妇蛰紧贴着她的手腕,像是她身上不可割离的一部分。她溜进仓库,藏在货架的阴影中,想观察巡逻的规律,却只发现一道破旧的感应门埋在货架堆中,仅仅被两个士兵守卫着。他们制服的左胸缝着九头蛇的标志,看来是神盾局的老对手策划的袭击。

应该就是那里了。她将手枪上膛,合上保险插回腰间的枪套中。娜塔莎悄无声息地来到货架后,寡妇蛰射出的电击针命中士兵的脖颈,他们在电流的作用下抽搐着倒在地上。

她捡起其中一个人的通讯器,起身拉下了仓库的电闸。备用电源早已被她破坏,感应门失去动力卡在原地。铁门在外力推动下发出痛苦的呻吟,湿冷的通道在她面前延伸开来。她掏出手电,用光线割裂面前...

【冬寡】Waves(2)

有人说,死前的感觉是美好的。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不见,你的一生会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闪过,然后,你穿过隧道,到达终点。

娜塔莎表示强烈反对他的观点。但她没有机会当面反驳他了。

她的身体被疼痛压的动弹不得,而她的大脑又沉湎于一个接一个的混沌梦境中。因为施暴者是自己的躯体,所以这是一场无法逃避的酷刑。

她在镜前跳舞。深红的木地板,白色的芭蕾舞裙,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垫着脚尖旋转,脖颈优雅地上扬。“就像是冬天的风暴。”不知名的声音在背后呢喃着。一个男人被带到她面前,他只有眼睛的脸上流满泪水。她接过递到面前的手枪,对准他空白的脸开枪。血陷进地板的缝隙里,消失不见。她放下手枪继续跳舞,不断旋转直到镜子中的身...

【冬寡】Waves(1)

对于娜塔莎来说,今天是不寻常的一天。

早晨七点,她被生物钟自然唤醒。昨晚没有神盾局的紧急来电,没有被触发的警报器,没有突然打破窗口闯入房间的杀手。甚至连梦里都是一片祥和。这样平静的夜晚她用一双手都能数出来。

她揉揉脖颈,起床洗漱。屋子也随着她醒来。榨汁机在厨房发出嗡嗡的振动声;吐司弹出面包机发出叮咚的提示音;蛋液滑入平底锅,轻微的爆裂声响起,像是电视的白噪音。

坐在桌前,她思索片刻后又在吐司中夹了些芝士和生菜。

真是不寻常的早晨。

当然这份安宁也没能持续多久。她刚刚吞下最后一口吐司,手机就在桌上嗡嗡震动起来。

是弗瑞的电话,神盾局又有了新的任务要她去完成。一切事情瞬间回归到正轨。...

It comes and goes in waves,

It always does,

We always does,

It comes and goes in waves,

And carries us away.

【合作】[冬寡 红银]Mad World(4)

04
Natasha抱着双臂,倚在输油车底部的车厢上,看着Wanda急急忙忙地在皮箱里翻找衣物。

Wanda直接将破烂的白裙撕碎,踩在脚下。她身上晶莹的水珠在闷热的车厢中渐渐挥发。

“唔……”Wanda将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披在身上,费力地将手伸到背后想系上绑带。

Natasha走到她背后,利落地帮她拉紧,打上一个结实的水手结,然后伸手帮Wanda拉了拉衣角。

“不太合适。”她摇了摇头,解开水手结,转身继续在皮箱里层层叠叠的衣物里翻动。

Wanda脱下紧身衣,长舒了一口气。“太紧了,这简直跟穿盔甲一样!”

“这就是。”Natasha简短地答道。

“试试这个。”Natasha将一件黑衬衫...

© Breker | Powered by LOFTER